當前位置: 電子報 >> 國際日報
他對她說,我會愛你很久
2019年07月02日 12:16:40 作者:國際日報 來源:文/楊焯然(懷化三中高一6班) 字號 打印 關閉

那是一個盛夏的夜晚,一個黑影翻過鐵門,進入學校的單身宿舍樓。
“咚咚咚……”敲門的聲音很輕。
“誰呀?”宿舍內的女生爬起床,打開燈。
“我,軍。”他把聲音壓得很低,但很有磁性。
“哦……你等一下。”
軍站在門外等候,等門裡這個叫燕的女生開門。在軍的腦海裡,總是記著最初認識燕時的樣子。她穿著毛衣,陽光透過她的眼鏡,亮閃閃地打在她的眸子上,一張娃娃臉上,兩簇蘋果肌泛著少女的紅暈和俏皮的樣子。
吱呀——門開了,燕從門裡探出一個頭來。
“能出來說話嗎?就在操場的亭子裡……”
“哦……好吧。”
軍轉身往樓下走,心裡很緊張,臉憋得通紅,昨天燕提出分手,他心情很糟,沒心思做事。在法庭上做書記員的他,工作連連出錯,被法官狠批了一頓。他是真心愛她,這很幸福,但也很痛苦。他點燃一支煙,又掐滅。燕不喜歡他抽煙,也不喜歡他喝酒。
那晚,他們在亭子裡談了很久。其實燕喜歡他,他有才,又文藝。
20年後,燕想起那一晚總是說:“我當時怎麼就那麼傻嘞,被他給騙到手了。”而問她那晚和軍聊了什麼,她又閉口不語。那個夜晚像個秘密,我們只知道:他愛她,她也愛他。
長長的歲月裡,軍與燕一起經歷了很多,他們在一間廁所連排氣扇都沒有的平房,一住就是20;他們買了一個海爾的大冰箱,一開一關就是20;他們買了一個小板凳放在廚房供燕擇菜時用,一坐就是20;他們生養了一個聰明的兒子,一養就已16年……
20年裡,軍為了這個家付出了太多,直到後來被從市里調任縣裡任職,這對軍來說是一次升遷,但也意味著離開燕,離開家……
軍去縣裡的吃穿用度是燕親自挑的,在商場裡邊挑邊落淚。每次她明知離星期五還有三天,卻老是問軍:“什麼時候回來?”她背著兒子偷偷跑到房裡哭,她老在軍回來的那兩天裡性情大變。
後來……軍在縣城裡寫了首小詩:
今夜,我在小城,
兩眼空空,內心溫柔,
我是在遠方想念你卻回不去的故人,
我有所有人世間的雨水和夢想。
我喜歡這荒涼的想你的時刻,
想像我就在你靈魂的旁邊。
我不驚擾你,
不驚擾一切神靈,
我知道我還不能大聲說話,
但我會愛你很久,比歲月還久……
某天,我問我爸:“你20年前為什麼愛上我媽?
他說了一堆好聽的話……
“那20年後呢?
20年後,我們就結拜成兄弟了呀!”三個人笑倒。
對於他們來說什麼是愛情?
軍說:一幫老友喝酒,一群老妻在旁,罵聲不絕,酒沒少喝。
燕說:這就是我和你爸。

相關評論信息
發表評論
您尚未登錄,暫時無法發表評論,現在 登錄注冊
 
牛气冲天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吉林11选5开奖公告 2007年10月上证指数 百达通区块链真能赚钱吗 组三的全部号码查询 2013南国七星彩走势图 沈阳棋牌网手机版下载 现在什么3d网游帐号最赚钱 江西多乐彩官方网站 大嘴棋牌游戏中心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 福彩中心开机号启机号 湖北十一选五技巧 山东11选5任选5 赚钱给孩子的话术 注册福利彩票高频彩